西山电厂遗址

日期:2017-01-12 / 人气: / 来源:写乎

    前段时间苏州西山岛的一篇《西山的这个“红房子”有多少人认识》刷爆了朋友圈,今天看到倪熊老师一篇关于西山电厂遗址也给大家分享一下,来苏州西山农家乐除了游玩西山几大知名景点外,这些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物也是很有参观和纪念意义。
西山电厂遗址
    太湖烟波浩渺的辽阔水域上,大大小小有七十二峰,真正说起来也就是西山岛像那么回事:主峰缥缈峰海拔360多米,一直和苏州地区乃至吴中大地上最高的山峰穹窿山为到底谁是最高争持不下,大概有微乎其微的几米之差,一个从水面直接看,一个从已经几十米垫底的山脚看,看来看去也是瞎看,肉眼怎么也看不出的;还有它的面积足够宽绰,和香港本土差不多,环岛绕上一圈基本就是香港一日游的概念。很多年以前,当地政府嫌日落西山的名字不吉利,改名金庭镇,行政的手段改改户口花点钱还是能办到的,倒是我们千百年习以为常的固执己见改不了,还有它与连通着吴中大地本土的东山半岛遥遥相望的西山岛屿的地理位置改不了。改得了名字改不了身份,金庭这种求富心态暴发户的名字我们叫不出口,依然西山西山的叫着。外地来客人,有时也会说起要去金庭什么的,甚至都让我们一时半会摸不着头脑。
西山电厂遗址
    跨越了三座联接的太湖大桥,如果不走镇上,直接往左边沿湖往西山里面走,没过多久,就会在路的右侧方向看到一座宏伟的废弃建筑。但是过去好像一直就是直奔主题,不是有事赶任务就是陪人赶景点,说起来也是西山玩,但总是和时间过不去,是赶的,从来就是掠过,也没有仔细追究过。最近几年,不是去爬山,就是去赏梅,要不就是农家乐,悠闲,从容,就有时间停留,有心相转悠,甚至有时候同伴是搞设计、建筑、摄影等等的,干脆就把这作为一个景点。这是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一栋穹顶联体的高大宏伟建筑群,3个拱形的顶一个一个一个连着的,也是三栋建筑,由大至小依次排列紧挨着。很是漂亮,也很壮观。总让人在一种犹犹豫豫疑的疑惑情绪中,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忐忐忑忑,有点冒冒然地闯荡进去,很多朋友都情不自禁被这巨大而肃穆的建筑物深深吸引,也不说话,也不交流,都有差不多半个小时都是自顾自的抽着烟,东兜西转,瞻前顾后,附而仰之。
西山电厂遗址
    除了一楼堆了满满的一屋柴禾,别的啥都没有,高敞,昏暗,空荒,神秘,奇怪,残垣断壁,又有楼层的梯道又有共享空间,有偌大似广场的大厅,也有隔断的小间,基本就是一个废墟,与别的废墟不一样的在于,一般人冒冒失失陌陌生生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栋什么房子。最外面的一栋也是最高最大的,有5层楼高,却只有一半中间在柱子上架了楼板,是个两层的概念,另一半就是共享空间了。中间一栋其实是一个高空的空旷空间,无梁无柱的,顶和墙洞都是弧形的,造型和设计都是非常巧妙而讲究。让人疑惑的是,好像这房子就造好了以后没有使用过。或者就是才用了不久就突然变卦,没有太多痕迹可以让你去想象过去怎么?揣摩以前怎样?

    所有的痕迹只是岁月的痕迹:青苔蕨草攀爬在墙面,砖墙的剥落是长年累月风化的结果,地上和楼面的杂草有模有样的已经长成了树的模样。红色砖墙深沉,绿树野草掩映之中依然巍峨。岁月的沧桑没有使之疲惫,时光的流逝只是让它平添了几分历史的疑惑。在建筑的旁边是一高高的烟囱,直插云霄,不像是一般的厂房。在这西山拐弯抹角犄角旮旯猫不拉屎的村坳里,一切都显得那么匪夷所思,一直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我年轻时候最早参加工作,是去了一个即将开车的化工企业的电厂,还在安装调试,得以和工程师老师傅及同伴们楼上楼下里里外外跑来跑去,对电厂基本面貌和概况有个通透的熟悉的经历,对这个空空旷旷空空荡荡空空洞洞的建筑隐隐约约觉得似乎也应该是个电厂的结构,一个应该是电厂而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什么缘故嘎然而止的玩意儿,因为没有太多机器设备安装运行或者拆迁的痕迹,因为甚至建筑本身都似乎还没有完全竣工,还有点烂尾的意思。一切的显示表明,原则上这就是一个烂尾楼,一个半拉子工程,几乎是,何止是,简直就是一个半途而废。

    我五迷三道,因为喜欢艺术而略有广泛涉及的粗浅知识,包豪斯是主张适应现代大工业生产和生活需要,讲求建筑功能、技术和经济效益的。在1919年的《包豪斯宣言》里中有这样一句:一切创造活动的终极目标就是建筑。在功能处理上要有分有合,关系明确,方便而实用;在构图上采用灵活的不规则布局,建筑体型纵横错落,变化丰富;立面造型充分体现了新材料和新结构的特点,其工业建筑风格完全打破了古典主义的建筑设计传统,获得简洁和清新的效果。所以我觉得与这建筑也是比较吻合的,应该是个包豪斯风格的建筑。而且,在中国,最成功的包豪斯风格作品很可能是北京的798。我有阶段还三不五时的跑北京,热衷于798创业园瞎转悠,考察的观感,让我怀疑这可能还和上世纪中叶共和国成立初期,受到苏联和东欧的大规模支援也有关系,几乎如出一辙啊。

    最早的时候也问当地的农民,这过去是干什么的?农民的回答往往令人大失所望:有说过去是个水泥厂,怎么看着也不像;有过去是个教堂的,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十字形的标志符号;还有说过去是个窑厂,烧砖的,理由是西山过去不通桥,也造房子。但是砖窑不用这么高大上的啊!唯有里面堆满了柴禾,似乎印证老农的信口胡扯。后来是在我们爬山经常落户吃饭的老柴家,得知:这是1958年的半吊子产物,现在成了遗物。那时苏联老大哥帮助我们进行社会主义新兴国家建设,第二个五年规划,在这里搞的一个电厂,厂房才刚刚盖好,设备还未进行安装,突然之间翻脸了。两国交恶,兄弟友谊破裂,关系急转直下,恶语相向,反目成仇。设备都运走了,房子就一直空置着,浪费了多少钱噢!老柴至今说起还在为国家心痛不已。忘了是谁说的了,也是一个极富哲理的命题,说:问题是:“烦扰我们的,是我们对于事物的意识,而不是事物本身。”老爷子们长吁短叹的感慨不已,欷歔岁月的白马过隙,也让我为之困惑迷茫好多年的纠结终于解了开来。
(包豪斯建筑:西山电厂遗址)《写乎》微信号hongyupt 作者:倪熊
苏州西山农家乐,合作电话:18362681156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