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西山岛的那一边

日期:2017-01-15 / 人气: / 来源:太湖寻鲜记

    以下游记来自“太湖寻鲜记”原创作者位于苏州西山岛隔壁的漫山岛,他写到:终于就要到家了!从茫茫太湖归来的太湖渔民,看到漫山岛时,心情顿时舒畅起来。家,在漫山岛的另一边。对大船渔民来说,漫山的身影是熟悉的。起锚远航时,它是丰收的起点,一出漫山,捉头下网,或南去堂里湾面,或北往无锡角上,或西向茫茫湖槽(1);满载归航时,它是归家的坐标,一进漫山,风平浪静的港湾,日夜牵挂的孩子,在家中惴惴守望的家人都近在咫尺。对大船渔民来说,漫山上的一切又是陌生的。它没有东、西山的花果飘香,没有平台山、西砂艄的神秘莫测,同属一个公社、一个乡、一个镇,渔船出入太湖的必经之地,但是大多数的大船渔民都未曾登上过这个孤岛。它太过贫瘠加上离渔港不过两三公里航程,这座离渔港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孤岛,一直少人问津。太湖中岛屿众多,但是到今天仍然有人居住的孤岛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过是西山外的三山岛、东山外的余山岛、常州的焦山、高新区的贡山和太湖的漫山等几个(2)。这些孤岛中有的已经名声在外,有的正在积极筹化,而似乎只有漫山,仍如千年前一般,安静地匍匐在太湖上望着湖上的船来船往。冬去春来,湖面的点点帆影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漫山的身影在茫茫水色中,显得更加孤独寂寞。
从渔港向西眺望,有两座似草鞋的山
    渔民的家在漫山岛的这一边,那家就在岛上的人们是什么模样呢?直到初中,我才第一次对这个孤岛有了了解,结识了来自这个岛上的朋友。他们告诉了很多我未曾经历的事情。小学六个年级只有两个教室。一个教室是一、二、三年级,另一个教室是四、五、六年级,老师轮流给不同年级上课;岛上没有通电,靠的是村里的发电机;他们都住学校宿舍的,一个星期或者更长时间才会坐渡船回漫山一次。虽然渔家子弟从小一般都是跟着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生活,虽然渔村也会经常有停电发生,虽然红湖山小学条件也算不上优越,但是和他们一比,幸福感似乎突然而至了。时至今日,仍能清楚记得当年他们说的这些漫山的事情。可能从小在混合班一起长大的缘故,结下了兄弟姐妹般的情感,又或者是长浮镇对他们来说已是异乡,自小的独立生活让他们学会了相互照顾相互扶持, 不同班级、不同年级之间的漫山人总给人一种团结互助的感觉。封闭、孤立、偏僻的岛屿生活,让他们保持了乡村人质朴、纯良的特性,极少见他们与人打架、争执。初中毕业后,漫山的同学大多追随着长辈去闯荡世界,而我则继续我的学生生涯。直到不久前的同学聚会,才与他们重逢。20年的岁月染缸,并没有改变他们多少,质朴依然如故,淡定依然如昨。
山坳里的村庄
    为了记录太湖,翻看资料,对漫山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据《太湖备考》记载,漫山同冲山人一样,以制篷(3)为业。据《太湖镇志》所记载,篾篷被布篷淘汰后,漫山人主要靠种粮、打席维持生活,少数漫山人和冲山人一样从事船匠,还有零星的扒砂和养殖。与靠水吃水的渔民不同,漫山虽然四面环湖,但却几乎没有渔业,又没有几亩良田,交通不便几乎与世隔绝。现代的一部分都市人会理想化地认为这才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田园生活该有的样子,但当时的现实是口粮都成问题,如何有土地来种菊?直到计划经济结束后,一个人、一艘船、一条席,漫山人才开始走出孤岛。我没能找到记载漫山人卖席状况的只言片语,只有镇志上带了一句漫山人编织的“脐席”为“关席”中的佼佼者。一本有近70万字的小镇镇志,居然没有解释一下这两个外人无从理解的名词,可见漫山在编者眼中,都不知该如何记载。想来,离开养育自己的小岛,在异乡的大街小巷叫卖,无依无靠,定是心酸艰难的,其中定然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故事,都随着岁月掉进了尘埃里。不知道从何时起,卖席的人们,发现了牙刷的商机,经销牙刷逐渐取代叫卖草席,成为漫山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从此,漫山人有了更多展示自己的舞台,生活有了质的改善。

    我的那些和他们父辈一起闯世界的同学,则和我一样,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家乡,看着外面的繁华喧嚣,心里怀念着家乡的宁静淡泊。家乡,永远只是幼时成长的地方,有亲人,有伙伴,有熟悉的方言,有永远无法忘记的味道。他们的孩子,也许也会和我的孩子一样,不会知道他们父母走过的路,偶有的鲜花下面是一片的泥泞。开年,春暖花开之际,坐一次渡船,上一次孤岛,看看白墙黛瓦上的炊烟,听听湖水拍案边的涛声。一定和我的漫山朋友们一起,我想无论外  面世界际遇如何,这里才是他们心里最向往的方向。因为对他们来说,家,在岛的那一边。

注(1):捉头:两船用拖网术语,是指两船在航行运动中完成靠拢、接网,完成下网。在帆船时代,这是最考验船老大的技术之一,仅次于“掉带”。
湖槽:指平台山往西,太湖水位最深处。快丝网主要渔场。
注(2):西山因已有大桥,不能算作孤岛。平台山等孤岛曾有守岛人居住,但没有形成规模。
注(3):篷:就是帆船上的风帆。一般渔民都只说篷,没人会说帆。

【网友点评】
香菜不要:春天的时候去吧,还蛮不错的。现在岛上有个小型的船餐可以吃饭住宿,是以前在岛上一个养蟹的浙江老板留下的,现在是一个许姓漫山人在经营。到时还能买点岛上老人晒的菜干回来,煮红烧肉一级棒!个人觉得 要比梅干菜好吃一些。

花冠:我是冲山人,我爱我的家乡

漫山岛沈兵:唯一一点我很不认同,漫山一点都不贫瘠

清晨之露:身为大船渔民的孩子,小时候,暑假是在船上度过的,所以对文中列出的这些地方名: “堂里湾面” “西砂艄” “ 平台山” “ 湖漕里”感到很亲切!

蒋国勤:文笔不错哦!期待你春暖花开之季实地走访后再出佳作!
苏州西山农家乐,合作电话:18362681156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