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西山的距离,就是一首诗的距离

日期:2016-06-28 / 人气: / 来源:整合

    太湖大桥通车后,苏州西山仍是一处“远方”,远非耗时,而在世外。未有高楼蔽天日,湖水蓝天共一色,远的是视野,远的是心怀,一望无际 ,畅想而不羁。那种远,是看云卷云舒的一抹湛蓝,是眺望地平线的一叶孤帆,来苏州西山农家乐看看。
我与西山的距离,就是一首诗的距离
    西山之远,远在诗意。她飘在世外,又活在人间。这里的生活,极慢,极简,一几一榻,一盏茶,一幅画,便可以移到林间去,睡在清风明月里。即使奢华些许的生活,也要到山水园林里去,不然就失了格调——奢华的便是这诗意。一个忙字,胜过无所事事;忙过头了,心就被淹没了。简单前行,漫步西山,干净得清脆,宁静得易碎。三两步一走,就能遇到风景绝美处,时不时停下脚步,莫负西山日色漫。有时候,与西山的距离,就是一首诗的距离。
    西山之远,远在诗意。她飘在世外,又活在人间。在古代不发达的日子里,即使只是隔着一方湖水,西山也算得是“远方”,远非距离,而在清平。人烟不多,往来不易,唯有时间可相守。也幸有这被拉长了的时间,才冻住了西山甪里和明月湾这样的古村,以及他们沉浮在历史中的肌理。雨季的西山,太湖泛滥成一片心海。泛舟湖中,“吴越兴亡付流水,空留月照洞庭船(明·唐寅)”,可有遇见那个听雨客舟中的伤感诗人?抑或篱笆园吱呀一声,檐前雨声滴答,禅寺的钟声从隔世传来,“潇潇雨冷佛堂清,阻我佳游不放行。多谢蒲团分半个,山中一夜听泉声(清·赵允怀)”,僧庐之下站着的那个可是听雨的寥落之人?旧事不猜,一猜便是错,“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
 
    繁华是被摇醒的青春,归隐是被珍藏的回忆。且歌且行,且行且惜,想念范蠡,和一个叫做西施的女子。江山,美人,爱恨,传说。世人皆愿意,口口相传,代代承继,和他们一起分享千古传诵的江湖盛名。这苏州西山位于吴越之间,尤忆当年,西子随吴王夫差,在这山间避暑、赏月,消夏湾、明月坡、画眉池等古迹,至今令人神往。而后更与范蠡,泛舟湖上,隐匿于苍苍烟岚之中。恰是西山地处湖心,历来为兵火所不及,一直是达官显贵退隐的好去处。“拟泛一舟追范蠡,从来世味不关心。”宋人李弥大,辞官退隐,他用一首诗,丈量着与范蠡的距离。
 
    那年夏天,我遇见了西山岛;再来西山的时候,我遇见了夏天。夏日西山,绿荫匝地,山乡富庶,民风谦和。烟波太湖,雾气渺渺,环绕山岛。登高处,一峰缥缈,倚楼台,湖光山色,高低远近,一目了然。高处不胜寒,这里确是一声长啸,豪气冲天。远近树影涌动如潮,树里闻歌,枝中见舞,遥看已识,使唤便来。我与西山,就是如此相望相知,一抬手,一投足,西山便在眼前,素面相见,一片清平。倒是叫人想起元人张雨那首诗来:烟树参差作岸容,五湖难辨西阳春。不知甪里家何处,只在西山缥缈峰。
苏州西山农家乐,合作电话:18362681156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