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暴走缥缈峰 西山户外体验

日期:2016-07-19 / 人气: / 来源:整合

    青云说,倘若可以,她还想去苏州西山缥缈峰一次。因为她在那里被吓了一次,而且是非常恐惧的一次,她想治愈。这次终于有了一次尚好的机会,我们雪汩鸟公司通过所在的创客巢报名了一个野外行走活动,路线正是从大昆山到西山缥缈峰。早晨在西山的罗汉寺集合的时候方才发现这是一场亲子活动,好几个家庭,一行三十多人。我原本以为是一群年轻创业的男男女女,有些失望。幸好的是我特喜欢与孩子们在一起,他们时常给我带来无穷尽的能量,他们才是最美丽的风景。
亲子暴走西山缥缈峰
    很多年前,我认识的一个大和尚。他曾经自豪得指着公路上“罗汉寺”的指示牌说这也是他的。那天他感冒了,他在我带他的车子里开窗吐了好多次痰,又在明月湾的木楼上吐痰下去,还写诗什么的,之后我便有了这个印象,但是一直没有去过罗汉寺,已经有七八年了。依山转了几个弯的一条马路进去,一边是山坡果树林,一边是散落的农家村舍。路边已停了很多汽车,有买卖桔子的农家。因为寺庙我去得很多,又有些大同小异,也许不太记得了,也可能因为改造了很多,说不定来过,是否就是有一棵罗汉松寺庙的,具体也淡忘了。
    领队的人举着“大手牵小手”的彩旗,给我们分了三个组,分别是无敌队,飞虎队,星月队。还让我们签名字上去,手拉手什么的摆造型,几个经典动作什么的,接着便通知大伙上山前上个厕所。寺庙前那所公厕紧闭,皱巴巴的尼龙纸还没有撕下,两扇绿青蓝的防盗铁门却有些锈迹了,推也推不开。看来要上厕所,只能去前面不远处的罗汉寺了,却被告知要买票方可入内。俗话说官急都不如内急,都是一个管理的景点,怎么可以如此的不人道呢?
    我决定好好搞他们一搞。当然景点的管理人员可不是吃素的,他坚持要买票进入,否则领导怪罪下来,他们就是玩忽职守了。大家痛痛快快的吵了一架,尤其是那个男的管理人员一点不肯通容,自认为做得十分称职,顺便把责任全部嫁祸到了领导身上。最后还是有两个人成功进入了,之后我买了一张票,并且把这事件捅到了微信上,也拍照为证。我们前脚走,后脚来了一群烧香老太太鱼贯而入的去下跪磕头,保发财保平安去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总得扮演多话的小丑吧?尤其是当着孩子的面是乐于做好这个亮点的。否则一路上就缺少了欢声笑语。上大昆山的水泥台阶一直通到了山顶。孩子们是要鼓足勇气的,我属于飞虎队里的成员,所以鼓动我们队里的孩子冲在前面,接着就笑话最后的无敌队。无敌队里的两位女旗手,不愿落后,急冲冲的跟了上来,挥动着胜利的旗帜。后来发现这是最累的一段,虽然有台阶,路好走,但是陡峭,消耗体力很大。当大家上气不接下气的到山顶,要寻找休息地的时候,领队的说共有五个站点,这里不能休息,否则时间上就不好安排了,接着说就要走一段比较原始的丛林,引起了大家的兴趣。领队还让我扮演间谍,用亲一下孩子,抱一下孩子来表示拐走了孩子什么的游戏。
    缥缈峰是太湖最高峰,不过也就海拔336米。这次行程共计13公里,应该全走羊肠小道的,又因为山上在做消防公路,所以捡了一点便宜。有走在后面的一个妈妈带了一个袋子,顺便捡垃圾带回垃圾桶。这个举动影响了好几个孩子,孩子们觉得这是在做好事,就争先恐后的去发现一些垃圾。索性这是一条常人不走的野路,垃圾不多,否则一定是一件比较令人尴尬的事情了。有一个六岁的孩子,他有点腼腆,不太善于交际,却走得很淡定。他不跟着其他孩子一样,一会而慢,一会儿快,而是很匀速的跟着妈妈,一边闲聊一边行走。他妈妈告诉我说,他已经有三年的爬山经验了,爬过了很多山。我坚信他会是一个有出息的人,说不定还能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几个三四年级的女孩一直喋喋不休的互相交流,与偶然的一惊一乍,使得行走的这个过程很有气氛。我又故意假装问孩子我是不是间谍这个身份,引起他们可以取笑的言行增加一路上的兴致,又鼓励她们把罗汉寺上厕所也要买票这件事情写在她的游记里等等。
    山中信号时有时无,却接到了家里女儿打来的电话,大致说是110打来的,说我的车挡了道,别人的车出不来,要我下去挪车什么的。我有些纳闷,下去吧?也得两个小时。不由得隐隐令我担心他们是否会恶作剧搞了我的车,但是想也是多的,只能任天由命了吧!同行的一个朋友说这样的事情很多,车停的没有空隙出不来的时候,就会打电话报警让车主出来挪一挪。我仔细回忆下来,一定是我车前面一辆车出不来,而不是我占了一个路口,让那条路上的车都出不来,即使这样也就让他们去拖走了便是,确实我要下山至少要两个小时呀!就这番话立刻让我彻底放下了。
    其中的一段山路还是比较野的,发生而来一次险情。当时我正在前面拿着木棍,假装开路。无敌队的戴着眼镜的小女孩赶了上来,却踩在了软土上,迎面跌进了灌木林中。小女孩大呼了一声,有几根带刺的植物缠在了她的脸上,身上,小女孩似乎要哭,但没有哭。她妈妈又在隔开了人群的后面。我知道这个时候,小女孩肯定是要着急得爬起来的,觉得难为情什么的,但是带刺的植物一定会勾破了她的脸,所以要她千万不要着急爬起来,就趁势躺着,替她慢慢解开了藤枝就可以起来了。同行的另外一个小姑娘也一直鼓励她,说没有事的,脸没有刺破什么的。

    缥缈峰我来过多次,当时缥缈峰似乎铁定了要搞好旅游,山林的房子里围着铁丝网,还养了孔雀与野鸟什么的,一路还有一些摆设,如今已经荒废了,房子也破落了。同样的一个公厕也大门紧闭。我有个朱姓的朋友曾大张旗鼓在缥缈峰山顶搞项目,搞窑洞,搞直乘飞机平台,全国经济论坛什么的。确实搞了一小把,不过现在已经拆掉了,留下了一些废墟,还有一些仿古的房子,今天看来总是觉得如黄粱一梦那样的飘渺了一场。

    再往上爬一个小时就是缥缈峰了,于是接到了就地休息的命令,就在盘山公路的站亭边。大家从背包里一股脑儿的倒出了许多吃的东西,开始了途中的午餐,已经是下午的一点多了。领队的还让几个组分别参与了几个游戏,有针对大人的,有小孩子的。这个时候发现了好几个登山队的朋友,穿着统一的服装,告诉我说他们早晨五点就出发的,现在已经是山下去了,因为山里没有信号,失去了联系,正苦恼着商议要不要独自走,还是等待团队会合什么的?我说你们怎么能如此没有团队精神呢?死活要等到你们的人齐全才下山了。或者向我们投诚的逗笑了他们。猛男娇妻的那对夫妻早晨来的时候堵车,却又因为猛男有丛林行走经验,跟着红布条在我们走了近五公里的地方赶上了我们。他非常后悔的是,当他登上一个山头的时候,指着隔了好几个山头的缥缈峰瞭望塔说,这就是目的地,却一下子把他的那位长腿老婆吓得花容失色的胆怯了,自己还摔了一跤。就这样他逼着老婆一路快马加鞭的一起赶了上来。

    吃饱了,喝足了,休息了一会儿,再接再厉就是山顶了,到时就可以一览众小的气势了。快要接近山顶的时候,有一个孩子似乎坚持不下去了,眼泪鼻涕也出来了,他一路上不停地说要放弃,也真是为难了这位妈妈。好歹在孩子妈妈软硬鼓励之下,他也没有掉队,他还喜欢捡路上的石头,还有树枝的之类的作为消遣。

    缥缈峰山顶造了些房子,还有一个瞭望塔,一块石头刻着太湖第一峰。我也没有什么能激动起来的样子。太阳光下有些雾气,朦朦胧胧的看不到太湖,山下白色的村庄很醒目。只是当回头看看我们从很远处的几个山头走过的时候,还是发现了有些了成就感。尤其是猛男的那位娇妻万分的感慨也属正常了,还有创客巢里的一个年轻人,因为他昨天走了灵白线,今天又走了缥缈峰而相当自豪的发图出去。

    下山之前,领队的又把大家集中起来,围成一个圈子,做几个游戏,摆造型,摆动作。有几个已经不想参与了,我还是把他们逼了过来,因为这是一次集体活动。我问一个男孩子你为何说我是间谍呢?他说是她妈妈告诉他的。我说了,就是你妈妈告诉了你,所以我亲了你一口,就证明我把你拐骗了呀?假如你妈妈不告诉你,我就不亲你,不算拐骗你了。这下惹得他因为占了便宜立刻纠结成了一张苦恼的笑脸,直勾勾的眼睛望着他的妈妈。

    山顶不能逗留太长,否则控制不好时间,下山黑了。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时,我的左腿关节出现了问题,走台阶的时候尤其酸痛。这是旧伤了,98年去爬黄山的时候也是如此,回家翘了半个月的脚。我只能像麻雀那样跳着走,或者螃蟹那样横着走,引得孩子们大笑不已,也慢慢地落后的,人们都走到了我的前面。只剩下那对猛男娇妻在后面跟着,玩撒娇之类,还幸亏由于我与猛男之间不断得调侃,走得也欢快,渐渐得忘记了疲劳,但关节还是疼得厉害。下山全是野山道,不高的野树林,荆棘,对于关节受伤的我来说,总比有台阶的好。大家也没有上午上山前来的话多了,都在小心翼翼的慢慢下坡,下山。当桔子树,茶叶树渐渐多了起来,也就要到山脚下了,终于是进村子了。走在平坦的路上,已经有点久违了。从葛家坞下来再到罗汉寺还得走四公里,坐车是五站路。

    大家肯定不愿意走了,决定搭乘公共汽车,却又怕没有了汽车,牌子上写着九点半还有。等半个多小时,汽车缓缓驶来。坐乡下的公共汽车人不会太多,每个站上有三三两两的,但我们一行有近三十人,怕他们会拒载什么的。我赶紧用手挥舞,示意停车之类,顿时空荡荡的汽车里都坐满了,真是一屁股坐下去的踏实与舒服。中途上来了一对父女,是与我们一起爬山的,怎么在我们的前面等车呢?原来他们在下山到村子里的时候与我们岔开了。小女孩一上来就有些委屈,她觉得是掉队了,眼泪也哭出来了,够令人心疼的。我真后悔包里没有带上一些小礼物,着急之下给了他爸爸一张我的名片说,等小孩子有空可以来我公司玩,我可以开发她画画的兴趣什么的?转车等车的时候,小女孩终于与我友好的招了招手。她与我在这段行程中,主动与我讲了好多话,还问我为何长头发的?

    走回罗汉寺的路上,我有点就像是做错事了的孩子,因为停靠前一辆车距离近了,影响一辆车子出不来了,始终觉得不是好事情。冷冷清清的没有几辆车,不是早晨那样蜂拥而至了。我有些记不到车子停在哪里了,便担心起车子是否被拖走了?不过才一会儿功夫,远远看去我的车子还在,前面的车子都没有了,暗暗松了口气。路尽头还有很多车,有一家人在办结婚酒席。早晨十点集合到傍晚五点,一共七个小时,大家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就这样来了,就这样散了。真是很美好的一天,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的集体丛林行走。估计腿脚关节的原因,以后参与的机会也不会太多的,不由得令人多了一些伤感。倘若我知道这是一次带着孩子一起的出行,我应该做一些充分的准备的,甚至做像一个好老师的,却也只能如此的勉勉强强。

    周日的这个时候回城是堵车的高峰,我们是要避开这个高峰的,所以不得不留下来吃晚饭。原先不想去农家乐吃饭的,因为觉得贵。路过西山岛的金庭镇时,又没有看到雅致的饭店,最后不得已还是去了一个貌似农家乐的农家乐,一家曾经很红火而如今很冷清的大农家乐。

    这一趟水面上搭建了很多木房子,把很多包厢链接了了起来,还有住宿。我很早前路过的,都没有进去过,这次进去了,它大抵已经要开不下去了。我是一个奇怪的人,当一些人很美或者很富的时候,我往往不愿意接触。当他们落马了或者落难了,我是要去看一看的。当然不是为了奚落什么的,而是不舍得他们曾经有过的辉煌与奢华,怕他们挺不过去这大起大落。

    刚刚停好车子,一条白色的小狗摇着尾巴迎接我们,它见我们没有叫。不过它见到猛男娇妻的时候叫了。我们六个人要了几个菜,一锅鸡汤。虽然菜贵了一点,味道还是不错的,葱油拌面特好吃,大概也有走饿了的原因。吃好完毕,全是黑夜了。还没有开出几米远,发现了一条小狗被撞死了在了马路上,就是刚才摇着尾巴的那只小白狗。我要紧停了下来,把它拎到了一边有土的地方,用“飞虎队”的旗帜包裹了它,再用几块大土压住,它的身体还软软的温暖。
苏州西山农家乐,合作电话:18362681156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