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西山包青天”暴式昭的故事

日期:2016-12-20 / 人气: / 来源:苏州太湖西山岛

    我这里所说的包青天是打引号的,指的是苏州太湖西山岛的暴式昭。光绪十六年(1890年)十一月十八日,暴式昭被撤职。花果是西山人的主要生计,外地人经常到此放蜂养蜜,多少影响了花果的收成,引起山民们的不满。暴式昭为此出面阻止,不料双方官司打到苏州府,得罪了上司,五年的巡检生涯划上句号。别人做官,多少有点积蓄,可暴巡检却是“债累满身,一钱不存”,解职不久家中已揭不开锅。“山民闻而感泣,相率日以米薪相饷”,眼见这位小小芝麻官连饭都吃不上,山民们冒着风雪送来柴米鱼肉。暴式昭感动了山民,而山民们也感动了暴式昭,他一笔一笔记下这本“柴米簿”,这是一本体现官民和谐的人情账啊!
我有个“西山包青天”暴式昭
    第一个向暴式昭伸出援手的是苏州西山陈巷百姓,十二月初十日,他们委托张洽泉送来一石米,暂解了暴家的断炊之急。第三天,劳村的邹德彰、邹嘉善也送来全村山民的心意—二石米。接着东蔡、中桥头、辛村湾等68个村七八千户的人家自发组织起来,从十二月十四日直到第二年的正月二十九日,这场群众公然“行贿”活动整整持续了四十九天。
暴式昭
    光绪十七年(1891年)正月,暴式昭马上要告别工作五年多的西山,结束他的小吏生涯,但他也是欣慰的,五年的付出赢得了百姓的拥护。然而,又有小报告打到上司那里。苏州府魁文农向太湖抚民府反映情况,说西山有个叫蔡剑门的棍徒,拿了竹梆,“遍山敲击,向各户敛费”,而且还“索米”,目的是为了让暴式昭留下来继续做巡检。魁知府提出两个要求,在查实确有其事的情况下,一要捉拿蔡剑门到省(即到苏州)归案,二要命令“暴式昭即日出省,毋任逗留”。二月初九日,一封加有“钦加运同衔、即补总捕分府、署江南苏松常等处太湖抚民府”印鉴的公函到达西山。
    2009年,位于苏州西山的暴式昭纪念馆对外开放,一代廉吏的光辉形象永远耸立在人们的心底,值得后人学习。从农家乐出发,行车约15分钟到达的暴式昭纪念馆。
苏州西山农家乐,合作电话:18362681156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