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西山登缥缈峰 赏林屋梅海正当时

日期:2016-02-18 / 人气: / 来源:整合

    到西山登缥缈峰,赏林屋梅海正当时。关于西山缥缈峰景区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和慕名而来的人,目前西山的林屋梅海梅花盛开旺盛,赏梅正当时。到西山除了爬缥缈峰,现在去林屋洞梅花园看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林屋梅海是目前全国最大的赏梅基地。从我们缥缈峰景区农家乐过去开车约10多分钟。下面我们为大家介绍一下西山的林屋梅海。
  看梅花,首先要有“心理建设”——剪刀手和摄像头是没办法从风景里把她请出来的。你看王冕,“一声羌管无人见,无数梅花落野桥”,他懂得梅花的孤傲,所以远远的留落梅独自忧伤;陆游热情,喜欢晓风中梅花的盛放,“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他自比梅花了......那么,准备好了吗?打算怎样与梅花邂逅......又会用怎样的心态看梅花?

  早春二月,一年一度的赏梅时节。说起上哪去?绝大多数苏州人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邓尉山”。这没错,自从清康熙年间江苏巡抚宋荦来了这里一趟,又在梅花亭前的崖壁上题书了“香雪海”三个大字,“香雪海”俨然成为了独领风骚的“姑苏一枝梅”,和南京龙蟠、杭州西溪,并称江南三大赏梅处。
  斗胆假设一下,假若五百年前,太湖上就已有大桥,那么宋荦也可能会带着皇帝来西山欣赏梅林,在西山八景中有“鸡笼梅雪”,有文可阅的历史至少可前溯至明朝万历年间,比成名于康熙中期的“香雪海”足足要早将近一百年,难怪得,对于名声日盛的光福梅花,敦朴的西山人时不时也会流露些许妒意。

  因此第一位鸣不平的人站出来了,这位是——清顺治年间,家住在东蔡村的蔡旅平,他发了一篇饶有意趣的“牢骚”。在《鸡笼山跋》中,他先将“鸡笼山”给贬了一番,说它无非就是一座“山不甚崇,境不甚幽,蹲乎园圃之上,超于丘樊之表“的平常山丘,只是因为山势缓慢,易于登高,才会被探梅者“咸诵其盛”,也就是以讹传讹的成了“鸡笼梅雪”景,在他看来,鸡笼山的梅花,无非也就“仅可比肩光福玄墓云尔”。而真正当得起西山赏梅的第一胜景处的应该是在“栖贤山”!
  栖贤山“跨林屋、椒山、前后两堡,逾中腰山田诸村墅,环亘数里,或岭或坡,或岗或岚,山腓丘趾之间,颉者颃者,平者欹者,高低上下,参差掩映,灌丘樊而纷披偃仰,礨岩壑而布置斜横,阴晴昏旦,吞吐万千殊状,香气魂消,花光目眩。诵高季迪“雪满山中高土,何须更下一语也”。这一段是蔡旅平的原话。

  西山君给大家大致的翻译一下,就是说,古代西山林屋梅海横跨了林屋、椒山、前堡村和后堡村,所以说植梅地域之广,环亘数里地,又因山不高,所以梅林间参差掩映,仿佛就是一大片,什么高山沟壑,什么岩石林立的灌木丛,总之,能见到的地方都是被梅花林覆盖,大到能影响日出日落,然后后面就是夸奖梅花的香气缭绕,花光炫目了,最终他就感叹了一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这种说自己不好,却又暗喻自己很好的人,出去还不得被打死啊?他不说了,也不让别人说了,是的,没错,不说了,就搞得好像我再说人家就不来看似的。
  第二位为西山梅花鸣不平大家就熟悉多了,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他这就有点傲娇了,他没事也写了首诗词,“洞庭诸山宛在几格,真人区绝境也。但其地僻远,居民鲜少车马所不通。”就是说,西山的梅花不是不好,只是因为交通车马不便所以才不来的。瞧瞧,这多善解人意啊!

  第三位和第四位呢就显得太不会做人的,想要夸人,也得含蓄呀!人家文徵明多体贴,一位是明朝万历年间的苏州文人姚希孟说的,这位他直指:“花有二时,为梅,为梨,梅之盛,未知较光福邓尉间何如?但见老干苞香,纠错诸坞中,后堡、涵村为最佳,往往团而续,不若光福亘而联,疑光福差雄也。”看吧,这位是个实在人,肯定也是个补刀小能手,说来西山赏花有两个季节,赏梅花和赏梨花,较之光福邓尉又有什么呢?后面继续补刀,说西山的梅花断而有续,因此赏的是一个雄伟壮观,而邓尉光福的就是连绵一起,差一个雄字,说白了,就是嫌人家小家子气。
  另一位就是明末清初的归庄,似乎也有同感,他的《洞庭山看梅花记》开卷就称:吴中梅花,玄墓、光福二山最胜;入春则游人杂沓,舆马相望。洞庭梅花不减二山,而僻远在太湖之中,游屐罕至,故多有人舍玄墓、光福,而至洞庭。”归庄的这段话,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的意思。

  “何须更下一语也!”三百年前蔡旅平的拍案一声,如今已成为西山一大名胜。每年这个时候,漫山遍野的梅花就开始争芳斗艳,园中植梅百万,一望如雪,芳气沁人,蔚为壮观。曲径处,绿萼、玉叠、红梅相间,古干繁花,交映清波雪白一片。人入林中,如同花的海洋。名声日盛的“林屋梅海”已然取代了昔日的“鸡笼梅雪”,成了全国规模最大的赏梅地之一。
苏州西山农家乐,合作电话:18362681156

Go To Top 回顶部